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  • 阅读(313)
  • 点赞(427)
  • 收藏(333)
  • 日期(2020-06-10)
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台湾现在是完全自由开放的社会,只要不违法,大家可以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。不过在戒严时期,很多现在看来理所当然的事,当时统统都不准做。

日本在 1931 年发动满州事变后,展开对中国的侵略;同时也逐步加强对殖民地的同化,期许朝鲜、台湾等殖民地人民都能认同日本,成为真正的日本人。1937 年进一步强化为皇民化运动,自当年开始禁止报纸使用汉文,公学校取消汉文科;也因「国语家庭」的奖励制度,加上推动义务教育,能使用日语的台湾人最终高达 7、8 成。

1945 年终战后接管台湾的国民党政权,则将如何驱除台湾人的「日本毒素」,列为重要施政目标。除了在台全面推行国语,也立即全面禁绝日文之使用。

为了使国语更为普遍,台湾省教育厅在 1956 年规定,各级学校及公共场所一律使用国语,并祭出挂狗牌、罚钱、跑操场等处罚,禁止学生在校使用母语。

不过在广大的基层社会、庶民文化,台语仍是台湾的强势语言。不管是广播、电视、电影,台语使用者就是最大客群。例如自 1970 年开播的布袋戏「云州大儒侠」广受欢迎,一度创下 90% 的超高收视率,因而不断推出续集,严重妨碍到政府所推行的国语运动。

当时主管电视的教育部文化局,在 1972 年函令电视台,每天播出的台语节目,不得超过 1 小时。国民党文工会进而要求台视审查剧本,最后在屡审不过下,于 1974 年 6 月停播。

而在行政院新闻局于 1973 年自教育部接手广播、电视、电影业务后,决定制定「广播电视法」,全面规範广电业务,包括节目内容、国语使用比例等。法案在立法院的审查过程中,屡有立委要求政府督促电视台提升节目水準、禁用方言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不过顾及全面使用国语,将面对外国影片是否要全面配音,部分不谙国语的渔民出海作业时只能依赖广播,就连「蒋总统秘录」都以台语播出了。

最后并未在 1976 年实施的「广电法」全面禁止使用方言,而是规定应逐年减少方言比例。并于施行细则明订,广播的国语播音比例不得少于 50%,电视不得少于 70%。然而实际上的限制,则是每天只能有 1 小时的方言节目、播出1首方言歌曲。

电影则因有「电影片检查」制度,未获「准演执照」者不得播映。

例如描述二战期间台湾农村社会的电影「稻草人」,剧中的日本人当然是说日语,但台湾人竟然说着那个时代尚未出现的「台湾国语」。导演王童曾说明,因为政府强力执行国语政策,掌控给否「准演执照」的生杀大权,所以乾脆拿国语版送审。只留两个台语版偷偷在台北远东戏院与三重某戏院放映。

随着台湾在 1987 年解严,广电媒体限制母语播出比例的规定除不合时宜,更不符市场需求。不只多位增额立委要求解禁,就连台视也在 1988 年 7 月探询新闻局,是否能于晚间播出台语节目。华视于1990年底播出的 8 点档连续剧「爱」,更首度冲破政府的国语政策,在黄金时段的戏剧节目大量使用台语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相较于台语能零星出现在节目上,且活跃于台湾社会。客语的使用,更受到压抑。因此,多位服务于媒体的客家人先是创办「客家风云」杂誌,并于 1988 年 12 月 28 日发动「还我母语运动」游行,以孙文作为荣誉总领队,并给他戴上打着「X」的口罩。讽刺若孙文还活着的话,也不能在台湾讲母语。争取电视台製播客语节目,政府开放语言政策。

新闻局于是同意废除「广电法」规定国语播出比例之条文。不过多位老立委在立法院审查时,仍质疑这有违国家统一、製造同胞隔阂。引起无论是国民党或民进党增额立委之反弹。立法院最终于 1993 年 7 月表决通过,删除该条文。不再限制广电节目的方言比例。

台湾首条捷运木栅线在 1996 年 3 月通车,原本的播音只有国语与英语,北捷公司决定增列台语,后在客籍人士的要求下列入客语。台铁则在 1996 年 10 月起,在国语与台语以外,全线增列客语播音。

而原本禁止在校园使用的母语,也于 1990 年代开始,在部分民进党执政的县市,纳入课程。2001 年起,更是 9 年一贯课程中的必修课。全面使用客语、原住民语播出的客家电视台、原住民族电视台,则分于 2003 年 7 月、2005 年 7 月开播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只是在长期打压、独尊国语的环境下,已让多数 4、50 岁以下台湾人丧失自然使用母语的环境,许多母语已濒临灭绝危机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 2009 年 2 月 19 日公布「世界濒危语言地图」,台湾现行仍使用的原住民语,包括最普及的阿美语,至少都处于「脆弱」之等级,布农语处于明确濒危、赛夏语处于严重濒危,邵语、卡那卡那富语、拉阿鲁哇语更处于极度濒危。甚至连使用人口仅次于台语的客语,也以每年 5% 的速度在流失。

《根雨屋专栏》说母语要罚款!为什幺母语以每年5%的速度在流失

原文标题为【当年不能做的事!】你不能说母语,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