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威尼斯闯到康城的神奇小子‧杨毅恒:除了电影,我甚幺都不会

  • 阅读(380)
  • 点赞(789)
  • 收藏(277)
  • 日期(2020-06-17)
从威尼斯闯到康城的神奇小子‧杨毅恒:除了电影,我甚幺都不会他的父亲是本地着名的影评人杨剑,从小就带着他到电影院去看戏。在黑漆漆的电影院内,他没有一丝的害怕,小小年纪已经能够完全投入电影情节里。杨剑把家里的地下室布置成迷你剧院,家中藏有大批的世界各国电影,这个爸爸也从来不阻止儿子发导演梦。当年自澳洲完成市场学学位课程后,他就干脆继续留下来进修电影製作,铁了心,一定要成为导演。自小嚮往关于电影的一切导演是在片场“话事”的那个,在片场,导演就是神,杨毅恒也一样,在自己的片场,他坚持做一个有水準的“神”。杨毅恒记得在幼稚园时,在看了一场电影后,就问妈妈:“电影是甚幺?电影怎样来的?”妈妈告诉他,电影是由导演拍摄出来的,导演就是一部电影的灵魂。“那个时候,我就很崇拜‘导演’这个职业,开始我嚮往的导演生涯,维持了好多年,我看了很多电影,一直都在探讨了解关于电影的一切,但这一直都只是个梦想,不愿意放弃的梦想,却也是遥不可及的梦想。”中学毕业后,杨毅恒负笈澳洲,主修市场学,副修英国文学,修成学位后,内心有一把声音叫他留下来,实现儿时的梦想。“如果毕业以后就这样回国,庸庸碌碌的做一个上班族,当然可以脚踏实地的过每一个人都在过的生活,但我想实现我的梦想,这个儿时就开始发的梦,如果我这时候不去实现,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圆梦了。”毕业回国每个月拍一部短片当下,杨毅恒就打了一通长途电话给爸爸,“通知”爸爸他毕业了,也“顺便”让爸爸知道他决定再留多一年,修读电影製作。杨毅恒笑着说:“爸爸的支持很重要,毕竟他是掌控经济大权的。我想他对我的决定并不会感到意外,当年我出国的时候,坚持要带着数码摄录机。”有了父亲这个坚固的后台,让杨毅恒无后顾之忧的全情投入电影业。这一个“疯狂”的导演,几乎每一个月都拍一部短片,终于在2009年,凭着短片《金鱼》(Kingyo)攻入威尼斯影展短片单元(Corto Cortissimo),2010年,也担任《虎厂》The Tiger Factory的製片,并凭这部电影杀入康城影展。成名实在难拍短片累积经验杨毅恒说:“坦白说,除了电影之外,我真的甚幺都不会了。”杨毅恒相当庆幸,自己是出生在一个科技发达,而大马独立电影也开始抬头的这个年代。“说这条路不辛苦是假的,拍短片简直就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,要成名也实在太难了,除了不停不断地参与影展,希望多一点人了解我杨毅恒是个拍短片的,我当然也期望自己的作品有一天能够在大马的戏院上映,但我知道,我还做不到,我没有很积极的把自己的作品通过网络发布,因为我觉得我还需要再努力才可以到那个境界。”他坦言,这几年拍的短片很多,失败的也不少,除了在网站参加电影比赛得奖作品外,他不曾把自己的作品上载到网站。“我并不是特别爱拍艺术电影的导演,但是我清楚的知道,我拍的短片,并不是每个人都接受得到。我宁愿继续拍短片继续学习不停的磨练,总有一天,我学得差不多了,我就会拍长片。”杨毅恒嘴里说得轻鬆,而内心里还是很渴望得到认同。“我不是很肯把自己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看,是因为我觉得对自己还不是很满意,但是在内心深处,还是很渴望得到观众的肯定,或至少有观众去看去接受。”毕竟拍电影不是只拍给自己看,杨毅恒最大的梦想是成为导演,而成为导演后的杨毅恒最大的梦想是拍好电影然后获得肯定。看不到未来不代表没前途杨毅恒总是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导演,特别是家人无条件的支持,让他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艰难却很开心。“说家人完全不反对是假的,我承认我在这点的坚持是很自私,也不是个很听话的孩子,但我就是要走(导演这条路)。”但家人的阻力始终也是一种无形的压力,对于家人的忧心,杨毅恒坦承他很明白做父母的苦心,庆幸的是他的父母在担心之余,也默默支持他“任性”的决定。“每一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开开心心地生活,结婚生孩子找一份安稳的工作,而做电影这一行,除了工作时间不定之外,甚至看不到未来,但是这是每一个人的想法,并不代表这一行就真的没有前途,只是要付出的努力比其他人来得多。”他说:“我比较乐观,我只是要拍出对得起自己的电影,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,因为太多人对自己的要求都订得过高。要走导演这条路,你一定要爱这个行业,能够承受大起大落的挑战及刺激,如果只是喜欢看电影,就不要拍电影,不要这样折磨自己。”作品赠大马友人没人要看很受伤才华横溢的天才导演,是日本早稻田电影系重点栽培的新晋导演,同时也拿着奖学金在日本深造,即将在今年尾毕业,但大学已经开始游说他继续留下来考取博士学位。“在日本的生活,其实还满惬意的,我在日本的日子就是写剧本、看书、看电影、一个人旅行,每一个地方对我来说都像冒险那样,也增加了我拍短片的题材,而文化的差异,更让我深深体会,在日本做电影跟在马来西亚做电影,真的很不一样。”在日本,电影是备受瞩目的行业,然而在马来西亚,电影业实在“太年轻”,年轻到没有多少人懂得珍惜本土製作。“说真的,我把《金鱼》的DVD送给我在大马的朋友,他们就把它这样放在一边而已,有些就跟我说拍这些电影没有人会看,不如你拍一些搞笑的吧。”杨毅恒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年轻的脸庞整张黯淡了下来,他轻轻地说:“我感觉很受伤。”当初决定要进入电影这个行业的时候,爸爸曾经问他:“你确定你要拍电影做导演吗?你喜欢电影就看电影好了,何必选一条这样艰难的路呢?”这一个问题,杨毅恒想了很久,也挣扎了很久,但最后他还是选择忠于自己的梦想。《初恋红豆冰》报捷喜见本土电影露曙光台湾拍出了属于他们的《海角七号》,香港也有了《岁月神偷》,杨毅恒甚幺时候要拍一部属于我们国土的电影呢?谈到这里,杨毅恒兴奋地笑起来:“我们也有自己的《初恋红豆冰》了啊!”看到自己国家的导演,拍了属于马来西亚的回忆电影,而《初恋红豆冰》获马来西亚观众接受而且支持,杨毅恒终于看见这个国家年轻的电影业,露出了曙光。“这一条路是不会好走,但是我的名字‘杨毅恒’已经告诉每一个人,我会很有恒心的继续走下去,一辈子都要走下去。”《初恋红豆冰》报捷喜见本土电影露曙光后记我的感情都在电影里关于感情,26岁的杨毅恒用“一片空白”来形容,那在片场里有没有和演员突然来电呢?“我在片场是很专注而认真的啊!所以大概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和演员发生感情,拍完片后就各自回家,而且我平时满脑子都在想着电影电影电影,会有女生受得了吗?”他把生活把感情都投入在电影中,在他的电影天地,他找到了这辈子的最爱,而且,不后悔。/SE7EN‧报导:梁盈秀‧2010.05.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