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式经济学的特色

  • 阅读(967)
  • 点赞(113)
  • 收藏(518)
  • 日期(2020-07-23)

    特式经济学的特色

    美国前总统林肯曾说:“给一个人拥有权力,便可测试一个人的品质。”特朗普上任将近半年,“狂人总统”没有如期的燥狂,然而视野狭隘却愈见明显,他执意退出“巴黎协定”是近期的最佳例子。在外交上,美国选择跟欧洲保持距离,而国内的经济政策,狂想虽然欠奉,但部分政策貌似互相矛盾,却又同时在有序执行,英语国家将之称为“Trumponomics”,本文姑且将之称爲“特式经济学”。然而这经济新术语背后涵盖的政策,究竟是实事求是,抑或空中楼阁?

    创造术语的艺术

    回看过去三十年英语世界的历史,从较早前的“列根经济学”(Reaganomics)、到日本的“安倍经济学”(Abenomics),还有最近的“特式经济学”(Trumponomics),将领袖的名字和英语“经济学”的词尾合併而成的混成词,背后的共通点,是在位领袖的经济政策,或跟其前任甚至其国家一直抱持的政策立场形成强烈对比,又或者爲了多年存在的经济问题,提供他认为有效的方案,而最终政策的成效如何,跟命名本身没有关係。在这个语境,“经济学”并非指一套完整的学术理论或学说。譬如“安倍经济学”基本上指安倍晋三内阁为了刺激日本沉寂多年的经济,试图摆脱通货紧缩困境而推出量化宽鬆的政策,希望藉此提升日本货品在国际的竞争力。然而日本内外,对“安倍经济学”的评价,可说譭誉参半。

    关于“安倍经济学”这术语的由来,其中一个说法,是安倍晋三仿效“列根经济学”。“列根经济学”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总统推行的“小政府,大市场”的经济政策,目的是停止美国当年的经济衰退。为了复甦经济,列根政府透过减税、减少政府开支增长、和政府对货币供应量的调控等措施,试图创造更多就业机会,鼓励消费。结果美国经济在列根任期内连续数年增长,但其后亦因通货膨胀造成美国社会贫富悬殊加剧。奉列根为偶像的特朗普不甘后人,“特式经济学”,究竟有什麽政策重点?

    “特式经济学”有何特色?

    英国的《经济学人》在选举前后分别跟特朗普做专访,近距离观察这位“狂人总统”言行的演变过程,发现内阁顾问对他的影响力日益增长,但在制定经济政策议程方面,特朗普仍然一言九鼎。《经济学人》的记者问他,到底有没有所谓的“特式经济学”?他直言有,并将公平贸易放在首位,因这关係到美国的自尊问题。每年5%的经济增长率,是“特式经济学”的目标。但如此雄心壮志,跟特朗普倾向保护主义的外贸观点并列,更像自掴一巴掌,遑论实现每年达到5%的增长。特朗普的团队于是不得不补镬,将目标下调至3%。

    回顾美国历史,特朗普并非首位埋怨美国得不到公平贸易对待的总统。他的前任奥巴马便曾经在总统大选期间批评北美洲自由贸易协定(英文简称NAFTA,是美国、加拿大和墨西哥三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),上任后将其升级至泛太平洋伙伴协定,即被特朗普弃如敝屣的TPP。特朗普更有兴趣的,是重启他口中规模“庞大”的NAFTA谈判,而他多番质疑“世界贸易组织”(下文简称世贸)的角色和作用,对美国长远外贸政策的方向而言,亦可能意味深远。世贸目前跟全球一百六十三个国家有协议,其中一个重要角色,是为成员国提供调解贸易纷争的平台。有趣的是,美国有近八成的贸易逆差,都来自遵守世贸协定的国家,这是特朗普政府不满世贸的主因之一,而且跟其他国家如日本和欧盟等相比,美国的关税相对偏低,在特朗普眼中,再怎幺说这也很难跟公平贸易扯上关係。

    然而,美国跟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,却不足以否定世贸在推动全球贸易方面取得的成果。根据《经济学人》在去年六月,美国一个独立的联邦政府机构“国际贸易委员会”(International Trade Commission)分析世贸成员国过去和最近的贸易数据,指出成员国贸易往来的增长幅度介乎50%~100%之间。全球贸易的市场扩大了,美国出口商直接受惠,美国消费者有更多价格低廉的货品选择,亦促成了国内消费市场的良性竞争。

    其实美国和保护主义,在历史上已有交集,列根时期是其中一个特别的例子。列根信奉新自由主义,支持市场经济,其经济幕僚本来一致反对贸易保护主义,然而,因为日本和南韩等国家自我保护,列根政府难以得到赞成自由贸易的美国出口商支持。本来反对日本保护主义的并非当时美国的主流民意,但日本在八十年代交出一份亮丽的经济成绩表、以及和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的同时,却仍然寸步不让,坚守保护主义的壁垒,引起不少美国人的反感,也算是人之常情了。

    至于“特式经济学”的其他元素,都不离共和党经济政策的传统,即放鬆管制和税务改革,这是自列根以来的政策重点。过度管制会妨碍经济发展,特朗普已签署命令,要求联邦政府部门每立一条新法例之前,必预先废除两条相关的旧法例。在税务上,特朗普承诺要降低企业和个人入息税率,令税制变得更简单是长远目标。他亦打算扩大金额以千亿计的基建投资,誓要令美国的交通运输网络成为全球第一。虽然特朗普收紧移民政策的决定甚少关于经济方面的论述,然而他致力打击的非法移民,佔了大部分美国农业的劳动人口,特朗普的“爱国情操”和他的经济增长承诺,又一次显得相互排斥,特朗普后来大概知道自己问题所在,其后澄清美国需要农业工人,只要他们合法移民,他无任欢迎。

    “特式经济学”可行吗?

    “特式经济学”的最大特色,是缺乏连贯性,甚至是自相矛盾的概念和政策。特朗普一时说美国经济出现泡沫,未几又指当前的美国需要刺激经济的措施,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反而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的实情和正在面对的棘手问题,始于不见得有深入了解,美国人即使失业,也不一定要怪罪于谁,毕竟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下,开放式经济的国家,难免受到世界风吹草动的影响,而科技的飞跃发展,在扩大自动化生产的过程中,自然淘汰了不少旧有製造业的工种,这当中不存在所谓“中国抢走了美国人的饭碗”的必然关係。一鸡死,一鸡鸣,与其无理叫阵,倒不如认真研究未来新兴产业,以及中年劳动力在工作上接受再培训的安排,务求填补失去了的工作机会;但目前为止,却没有听说过特朗普政府会有何对策。他对製造业的重视显然而见,但受聘于这个行业的美国人,只佔美国全体劳动人口的8.5%。怀缅过去,不见将来,甚或没有就美国经济的真正问题和需要对症下药,教人好奇“特式经济学”的成效终将如何。

    要推行自己的经济政策议程,特朗普必须得到美国国会通过,譬如要爲庞大基建项目取得巨额拨款,特朗普必须得到民主党的支持,但观乎他酷爱口水战,从没错过攻击羞辱民主党任何一个机会来看,特朗普要在国会得到反对党认同他的政策,看来将难关重重。他已事先声明,若民主党要求以他的税务纪录,来换取他们在国会手上支持其税制改革的一票,他不会答应,因为这对其改革政策不公平。按照如此逻辑推理,特朗普高调宣扬的基建投资和减税计划,很有可能不获国会授权执行。

    即使假设特朗普是百分百务实主义者,必要时可稍微放下身段,单从经济角度看,要同时有效执行“特式经济学”的三大政策,即贸易平衡、减税和鼓励投资以增加就业,以达致他心目中的经济增长速度,表面上看,至少互不相容。先不论美国的贸易逆差与其借贷成本的关係,即使根据现任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(Steven Mnuchin)下调的年经济增长率(3%),也是难以达到的目标,因为在可见的未来,美国劳动人口增长持续放缓,再加上人口老龄化,在移民政策上又未能适时配合补充劳动力,特朗普不论如何沙盘推演,他的如意算盘,恐怕也难以实现。

    杜然(文化评论员)